F66永乐集团下载
  咨询电话:18548231234

F66永乐国际手机登录

深网|许家印160亿港元驰援FF,贾跃亭能否绝地反击?

    FF总金额为20亿美元的首轮融资于日前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,恒大健康集团将通过时颖公司持有FF公司45%的股权。这是一笔被精心设计过的交易。其中,时颖公司作为交易的重要一环,设立之初的目的即在于方便上市公司恒大健康后续对其收购。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却又危机四伏的收购协议。危险的天平两端,一端是随时可能失去公司的贾跃亭,另一端是甘愿冒着巨大风险,在非常时刻选择以“低价”入局FF的许家印。

腾讯《深网》作者 方砚

6月25日下午,Faraday Future(以下简称FF)官方宣布,其总金额为20亿美元的首轮融资于日前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(CFIUS)的批准,恒大健康集团(00708.HK)将通过Season Smart Limited(时颖公司)持有FF公司45%的股权。

同时,FF宣布,公司创始人贾跃亭正式出任首席执行官(CEO),他将和现有管理团队继续负责FF的各项业务运营。FF将采用AB股模式,贾跃亭作为创始人和CEO享有“ 1股10票”的权力。

完成本轮融资后,FF估值44.5亿美金。其中,恒大健康持有45%股权,FF原股东持33%股权(经全部摊薄后),剩余22%股权将预留作为根据股权激励计划配发予雇员的股权。

这也意味着,本次恒大健康获取FF 45%股权的总代价约20亿美元,约合160亿港元;而67.46亿港元则是用来收购时颖公司的代价。

根据恒大健康的公告,最迟到2020年12月31日,这笔总额高达20亿美元的融资将全部到账。

充足的资金是FF91成功量产的保障。在遭遇一系列资金危机后,FF一度被外界认为濒临停摆;20亿美元资金的注入,为FF的量产重新注入希望。

然而,新能源汽车的高额投入,依旧是横亘在FF及恒大的一道阻碍。作为贾跃亭的新任“白衣骑士”,许家印缘何会选择此时重金入局?

恒大究竟花了多少钱?

根据恒大健康发布的公告,早在2017年11月30日,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,其中,时颖公司同意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%股权。

Smart King全资持有“FF美国”和“FF香港”,即代表着FF的全部资产。这也就意味着,建立该合资公司之初,FF总估值已经达到了44.5亿美元,其45%股权自然也价值20亿美元。

但时颖公司同意的20亿美元资金并未完全到账。根据公告,在2017年11月30日Smart King成立之初,时颖公司仅投入了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,剩余12亿美元投资分别于2019年12月31日及2020年12月31日之前各支付6亿美元。

这使得恒大健康此次收购的时颖公司,具有两部分资产:一部分是已经注入到Smart King的8亿美元资产;另一部分是约12亿美元的投资承诺(大致等同于有前置条件的负债)。

由于12亿美元投资承诺尚未实行,67.46亿港元对应的也仅仅是8亿美元的权益;完成本次收购后,恒大健康继承了时颖公司对Smart King的全部投资承诺。

由此看来,本次交易可以理解为,恒大健康以20亿美元(约合160亿港元)的总对价获得Smart King(即FF)的45%股权,其中,67.46亿港元已向FF支付,余下约12亿美元待支付。

这是一笔被精心设计过的交易。

其中,时颖公司作为交易的重要一环,设立之初的目的即在于方便上市公司恒大健康后续对其收购。与此同时,也方便在CFIUS审查期间,恒大通过委托相关公司对FF注入现金。

根据公告,时颖公司背后操盘者,是中誉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赵渡。公开资料显示,中誉集团是一家业务涵盖电子物流和矿业的金融控股公司,其主营业务的其中一项,就包括了放债。

另一方面,本次收购中,恒大健康的资金来源并非来自恒大健康自身,而是来自于中国恒大(03333.HK)。

公告称,中国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金额为67.5亿港元的无抵押贷款为其三年,年利率7.6%。公告同时显示,中国恒大为恒大健康的最终控股股东。

这也意味着,中国恒大即本次收购的最终权益方。在完成收购后,Smart King的董事长由中国恒大副主席、总裁、执行董事夏海钧担任;恒大健康主席、执行董事时守明担任Smart King的董事。

FF再获新生?

从一系列架构设计上可以看出,此次收购早在去年11月就已完全敲定。

当时正值FF资金困难之时。腾讯《深网》当时了解到,由于贾跃亭信用破产,虽然国内外众多机构及公司与FF进行了接触,但几乎都未进入实质谈判阶段。

此时选择入股FF,恒大及其委托的时颖公司也高度谨慎,设立了多个条款制约贾跃亭;同时,即便是以往不愿意出让公司过多利益的贾跃亭,在这一非常时期,也不得不选择让步。

知情人士称,除了要求设立合资公司以避免贾跃亭通过出售股权套现,时颖公司还要求,在发生违约事件后,如若FF原股东无法进行补救,将出让公司股权的一切权利,并将其交由时颖公司。

而恒大健康对时颖公司的收购,极有可能继承了这一系列条款对应的权益。包括FF在接下来各个量产的重大节点,恒大方面都极有可能对其有所要求,一旦无法实现,贾跃亭就有可能失去对FF的控制。

这或许与打款时间有所对应。据悉,本次20亿融资的后两笔打款时间分别为2019年12月31日前以及2020年12月31日前,之所以选择分批打款,极有可能是恒大方面希望借此对包括贾跃亭在内的FF原股东在资本层面进行约束。知情人士称,相关打款条件虽然在公告中未写明,但存在性几乎可以确认。

无疑,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却又危机四伏的收购协议。

危险的天平两端,一端是随时可能失去公司的贾跃亭,另一端是甘愿冒着巨大风险,在非常时刻选择以“低价”入局FF的许家印。

作为一家以地产为主营业务的公司,恒大的重金入局,显得并不算自然。

恒大健康在公告中解释本次收购的理由时称,“通过本次收购事项,可通过收购全球领先的新能源汽车技术和产品,有机会在高速成长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获得强大竞争力,占领市场份额,实现业务多元化”。

而在解释公司主营业务时,恒大健康直接写明为“会员服务体系下的健康养生、健康管理、高端医疗、健康养老等”。

显然,恒大健康的主营业务与新能源产业或汽车并无任何关联。

而恒大自身的地产业务,唯一有可能与FF存在关联的即倚靠该项目拿地。事实上,此前,FF关联公司睿驰已经在广州南沙拿下了一块用于FF工厂建设的地皮。

但此类操作能否对恒大自身业务产生影响,如今还未可知。目前来看,对于恒大集团而言,是否会全面进军汽车行业还是未知数。